天价罚单 | 罚单是用什么笔写的?

天价罚单 | 罚单是用什么笔写的?

天价罚单 | 罚单是用什么笔写的?

谷歌接连遭罚

常言道:树大招风。当你处于领先地位之时,也就意味着你成为了众矢之的。

对企业而言,在背后瞄准你的可不一定只有你的同行,可能还有政府——这个每个企业领导人都无力抗衡却要经常打交道的庞然巨物。

2019年3月,欧盟再次向google开出高达16.9亿美元的罚单。这是继今年1月法国对google罚款5000万欧元去年7月欧盟向google罚款43.3亿欧元后的又一项处罚

华尔街的无奈

要说开罚单的力度,欧盟和美国政府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。2008年次贷危机后,美国政府把华尔街大鳄们挨个罚了一圈。

天价罚单 | 罚单是用什么笔写的?

2009年至2015年7月美国监管机构对在美影业的银行罚款共达1610亿美元,这还不算对能源、汽车和保健等行业的罚款,要算上的话罚款总额得到2000亿美元

不过对于企业而言有些时候也是没办法的事,毕竟安达信和德崇证券的尸体还挂在前面呢,就当交点过路费吧。

对于每天的流水都是天文数字的大企业来说,美国政府想要从你身上找点不干净的东西简直不要太容易。美国佬对于这些套路早就轻车熟路。

《经济学人》上的一篇文章《美国的公司庭外和解:构陷企业违法犯罪之路》是这样说的:

“是谁在运营世界上获利最多的敲诈勒索生意意大利黑手党?还是克里姆林宫的窃国者?如果你是一个大企业,所有这些家伙都不如美国监管体系贪得无厌

他们的套路很简单:找到一家可能有(或者可能没有)不当行为的企业;威胁其管理层让其公司无法经营,最好辅以刑事指控;强迫这家公司用股东的钱交付巨额罚款,以达成旨在最终撤销这些指控的秘密庭外和解(没人能知道和解的细节)。

天价罚单 | 罚单是用什么笔写的?

然后,再寻找下一个目标。”

政府的利器

对于在美经营的企业来说,美国政府手里握着两把刀。一把叫做“暂缓起诉协议”(Deferred Prosecution Agreement,“DPA”),一把叫做“不起诉协议”(Non-Prosecution Agreement,“NPA”)

美国的刑事诉讼制度赋予了执法者极大地自由裁量权,换句话说就是在执法过程中,美国政府既可以是法官,也可以是陪审团。

当然,这么和谐的事儿当然不能让大众看见。这个时候这两个协议就派上用场了。

简单来说,美国对企业开出罚单并将其告上法庭。然后跟企业私下谈和解:你要是还想在我这儿干,那你就把钱给我交了。你要是交了,得,我撤诉。

以DPA和NPA了结的案件往往在司法审判的过程中全程不透明,给予了双方很大的操作和谈判空间。当然,也有人问:要是企业老板是个铁头娃,死不认账怎么办?

天价罚单 | 罚单是用什么笔写的?

喏,安达信就是。当初安达信吃上了刑事官司(一个会计事务所被刑事指控也是历史头一个)死不认账,最后直接倒闭。安达信的倒闭损失了数千个工作岗位,也就是从这之后,检方在惩罚大公司时变得尤为谨慎,并开始使用“暂缓起诉协议”。

罚单是否公正?

很多人都觉得美国司法公正、制度好,但从政府开罚单这事儿上我可是一点儿没看出来。

制度上文已经说过了,这司法公正我寻思着也只是用来骗小孩子的口号。有人统计过,2001-2011年十年间被美国执法机构提起公诉的2250家企业,外国公司的罚金比国内公司高出7倍以上,且其总支付金额是国内公司的9倍。

这个倾向实在让人无法忽视,发人深思。在实际情况中,一旦监管部门咬定你了,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投降,乖乖交罚金有的时候,双方僵持不下的真正原因已经不是企业是否违法,或是程序是否干净透明,而是罚金没谈拢。

面对这种现实,想想华为和中兴,我们只能在心里默默的祝愿那些下定决心赴美开拓市场的企业,祝他们好运了。

来源:

余永定察网文章《美巨额罚款公正还是勒索?》。http://m.cwzg.cn/politics/201805/42299.html?page=full


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(UP知识):天价罚单 | 罚单是用什么笔写的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你可能也会喜欢